2016年4月6日

歷史上的今天(4/7) 台灣言論自由日-鄭南榕殉道紀念日

『我叫做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


在許多經歷獨裁統治或是從民粹式極權成功轉型為真正民主化政體的國家有關當局都會特別訂定一個所謂的改革紀念日』、『言論自由紀念日』,亦或是民主運動紀念日』,甚至是令人感到悲壯不已的烈士日』…其設立目的絕對不是在於貪圖額外的公眾假期或是在歌功頌德、捏造神話而是要把這些日子一個一個編載進入教科書當中讓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們可以清楚地知道當他們享有今日安逸且穩定的生活背後其實是由一群自由鬥士用他們的汗水與鮮血所換取而來如此民主才能深耕自由的火種才得以延續

話說在西元二十世紀八零年代的台灣整個社會尚處於風聲鶴唳、保密防諜、禁止任何異議份子反動的戒嚴時代,那時有一位相當著名的政治評論家,他的名字叫做鄭南榕19471989),由於多次在文章裡挑戰執政黨國民黨政府長期所一貫對外堅持之一個中國思想與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原則大膽刊登了當時外界視為是洪水猛獸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全文進而在公開場合裡表示出強烈支持台灣獨立等激怒當局的非政治正確言論,因此在西元1989也就是中華民國紀元78年的1,正式被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以危害國家安全的涉嫌叛亂罪為由收到了應出庭應訊的傳票

但鄭南榕果斷地悍然拒絕立場早已偏頗的司法審判制度反倒選擇了以自囚在自辦雜誌社的方式來拒絕應訊抗拒出庭,寧願司法機關派員來拘捕他,也不願意踏入被國民黨給汙染的法庭一步!

然而就在自囚71天之後西元1989年的47日這一天當台北市警察局刑事組結合法務部調查局決定以高壓地強制拘捕手段來逼迫鄭南榕就範時誠如他先前所談到的

『國民黨不能逮捕到我,只能夠抓到我的屍體。臺灣人與從中國來的人們之間有難於解決的遺恨。但是,無論如何此遺恨非化解不可。若不建立臺灣國,臺灣無法達成真正的民主化。臺灣須以一個獨立國家獲得世界各國的承認,必須依據公民投票決定臺灣的獨立!』

鄭南榕沒有乖乖地束手就擒,也沒有另外開條件來跟當局討價還價,馬上就以最激烈與最殘酷的手段自焚來表達出自身對於捍衛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終極最高堅持

於是就在那熊熊火焰當中鄭南榕,這位警察口中的台獨狂徒、激進份子,將腐朽的肉體留在人世間帶著他的精神與信念悄然孤傲地離去


後來經過了更多人權活動志士們的不停奔走與參與台灣的言論自由終於一步步的開放暢所欲言不再是禁忌質疑政府、批判國家也不會再深陷囹圄了

親愛的好友們不管您現在是支持哪一個政黨別忘了當您在痛罵阿扁前總統貪污或是恥笑馬總統施政無能的同時請一定要記得台灣這塊寶島曾經誕生過這麼一位始終追求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好漢

因為如果沒有他的犧牲也許直到今日台灣人民仍無法好好表達出自己的心聲

很多人說鄭南榕先生代表的是台獨代表的是綠營但筆者其實並不怎麼在意他的政治色彩我比較欽佩的是他能夠在當年這種言論受到限制的時代跳脫省籍與身分追求一種敢大聲說出自己理念與看法的行為如果說劉曉波先生因為挑戰中國共產黨的既有思想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那我想鄭南榕先生絕對有資格稱得上的是台灣的劉曉波


因為民主的真諦是超越時空凌駕肉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