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日

2月2日知名壽星:陳澄波老師


2月2日誕生的他,在日本治台時期,憑藉著傑出的『嘉義街外』一作,成為史上第一位以西洋油畫入選日本帝國美術展覽會的台灣人;但就在二戰結束,倭寇敗退,寶島萬民喜欣回歸祖國懷抱之際,身為迎接國民政府抵台之重要幹部的他,卻在二二八事件當中,被懷疑是台獨激進份子,因此未經公正司法審判,不只被軍隊用鐵絲綑綁雙手、遊街示眾,最後更不幸慘死無情亂槍掃射之下…斷魂的當天,正好是中華民國美術節!

『一個以藝術創作為己任的人,若不能為藝術而生,為藝術而死,還能夠算是個藝術家嗎?』

2月2日知名壽星、台灣人不可不知的大人物:
台灣一代不朽名家、福爾摩沙的畫壇教父:
陳 澄波先生(Chen Cheng-po,1895-1947)

出生在嘉義,從小由祖母撫養長大,畢生最崇拜高更(Paul Gauguin)的陳澄波,堪稱是西元二十世紀日本治台史上成就最為非凡的畫壇巨星,因為他除了考取進入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的美術系,並在首屈一指的帝展裡大放異彩之外,更一度受聘前往中國上海任教,還於西元1929年時代表中華民國參加美國芝加哥的萬國博覽會;後來雖因亞洲局勢混亂而返回台灣,但他亦馬不停蹄的開始積極籌組本土畫派組織,決心培育台籍藝文人才,透過『台陽美術協會』,和許多志同道合的好友們攜手發揚寶島本土美學…

而就在二戰終了後,以國際級藝術家之崇高社會地位而被推舉為故鄉嘉義市首任參議會議員的他,面對西元1947年所爆發的二二八事件,本來是以和平使者的身分前往協商,希望能夠儘快解決國軍和百姓之間的衝突,尤其成群國軍被在地民兵困在水上機場,確實已經讓維持秩序的國民政府深感不安與躁動…但大家萬萬沒想到,陳澄波與其他議員在進入市警局後,隨即就被武裝警察拘捕,更被莫名扣上了與共產黨掛勾之台獨叛亂份子的罪名…

西元1947年的3月25日,自許要為藝術付出一切,更寧願就此燃燒殆盡、化身為油彩的陳澄波,雙手被鐵絲綑綁,低著頭,一路從嘉義市警局,中山路,最後來到了嘉義市火車站…

是終點,還是起點?

槍聲響起…

鳳凰浴火、老師的魂魄從此守護著北回歸線上,他摯愛的土地…


2017年1月12日

1月12日生日快樂:村上春樹老師

1月12日長尾巴的他,自稱高中時求學不甚認真,天天打麻將、抽菸、翹課,不然就是和女同學廝混,對沒興趣的科目絕對不碰...唯一的正經事,就是在校刊上發表文章,同時閱讀來自歐美二手版的原文小說,並且自行開始一段段翻譯的工作…



當然,這種『遜咖』去報考大學一定落榜!

歷經了一整年在圖書館裡的垂死掙扎,他終於順利考取了大學文學部的戲劇系,但高中時就不想念書的他,此刻乾脆一舉放棄了書本,轉而沉迷激進的學生運動,更一頭醉臥在浩瀚無窮的西方文學裡頭!
日夜不只流連地下酒吧,甚至大學還未畢業,就選擇休學一年,去和心愛的女同學共結連理,更大膽向銀行貸款,開設了一家爵士咖啡廳來圓夢維生…一邊觀察世人,一邊大量吸收文學資訊,

結果,他整整花了七年的時間,才拿到大學的畢業文憑…

平安離開了讓他痛恨的學校後,由於個性使然,他決定不去尋找一條正常的上班族發達之路,而是繼續經營爵士咖啡廳,還將店面遷移到了市中心來。

然而,擁有著滿腹文學創作熱忱的他,卻在一次極為偶然的契機下,於棒球場上,看著打者一記漂亮的二壘安打,徹底受到感動,突然有了個念頭,決心想提起筆來完成專屬於自己的作品…

沒想到,在有限的時間內,一天只花費一到兩個鐘頭,於六個月內所定稿的第一部作品『聽風的歌』(風の歌を聴け),居然初試啼聲就獲得了文壇新人獎的肯定!

從此,他也正式踏上了專業作家的偉大人生旅程!

那年,他30歲;
他說,
如果那次沒有得獎,他應該就不寫了…

1月12日生日快樂:
被全球無數書迷推崇為是當今日本文壇的第一教父,也是西元二十世紀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東瀛,乃至於是全亞洲最具代表性的重量級小說家之一,更是日本相當著名的英美文學翻譯家;經典名著『挪威的森林』『ノルウェイの森』、『海邊的卡夫卡』(海辺のカフカ)與『1Q84』等書的原作者。
出生於日本京都的村上 春樹老師(むらかみ はるき / Haruki Murakami,1949-)

2017年1月3日

1月3日知名壽星:『祖國之父』西塞羅

『While there's life,there's hope。』


1月3日知名壽星:
堪稱人類文明史上最具影響力與啟發性的哲學家、思想家、文學家和演說家之一,也是昔日古羅馬共和國時代裡象徵自由主義主流價值,進而奠基西方近代分權分治國家憲政基礎的先驅者。
誕生於古羅馬阿爾皮諾(Arpino),偉大的羅馬共和國『祖國之父』(pater patriae):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 / Marco Tùllio Ciceróne,B.C 106-B.C. 43)

以學者身分踏入政壇,長年堅持自己所信仰的理念,一度成為羅馬共和國最高領導階層,但最後卻慘遭政敵暗殺身亡的他,是當時少數把國家存在價值置放於個人利益之上的政治人物;

尤其人生旅程其實並不怎麼順遂,幾次得罪當權者而被流放外地的西塞羅,選擇在失勢之餘轉而投身文學創作的作法,後來更成為了兩千餘年來許多後輩政治人物所仿效的對象…

此外,透過他對於古希臘眾多學術的深入研究以及對古典拉丁語的鑽研,也讓後代世人得以從中窺得諸先賢們的智慧果實,甚至還長遠地主導了歐洲哲學與政治思維的走向。

而他身後所留下諸多往來書信裡的內容著述,還有對於政治上的各種看法與立論,在中世紀時被歷史學者重新發掘出來後,經過了進一步的加以研究與探討,逐漸成為了早期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裡被奉為是主流的思維,也因此有不少學者認為文藝復興其實就是另一種型態的西塞羅主義復興…甚至到了稍後的啟蒙時代,他的影響力更遍及了整個歐陸學界呢!

最後再與各位好友們分享幾句他的名言:

『Though silence is not necessarily an admission, it is not a denial, either。』

『The beginnings of all things are small。』

2016年12月30日

12月30日知名壽星:偉大的音樂教育家-卡巴列夫斯基。


12月30日知名壽星:
被譽為是西元二十世紀西方最偉大的兒童音樂作曲家,也是當時前蘇聯境內最為著名的音樂教育家,雖然一度被政府打壓列為黑名單藝術家,但最後仍然獲得官方的肯定與平反,並成為鐵幕與西方國家在冷戰時期藝文交流上的重要代表。
出身俄國聖彼得堡的卡巴利夫斯基(Dmitri Borisovich Kabalevsky,1904-1987)

各位好友可別以為他在台灣是個沒有名氣的音樂家喔…他的鋼琴奏鳴曲還有多首小品,可都是國內學琴小朋友的必備鋼琴音樂教材之一呢。

2016年12月24日

聖誕節快樂!值得永遠紀念的『聖誕節休戰』。

『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 神、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路加福音2:14。



一封完成於西元1914年,大約是聖誕節後,由某不知名英國大兵所留下的一封家書,於西元2006年的一場國際拍賣會上,以1萬4400英鎊的高價賣出。信裡,是這樣寫著:

『我所敬愛的母親,今天也許將會是我人生目前所度過,以及未來可能會度過的所有聖誕節當中,最難忘的一個…

真的沒想到,這些德國士兵會在他們的戰壕邊擺滿了歡度聖誕佳節的燈火,並且大膽越過了鐵絲網,跑來我們這邊,還祝我們聖誕快樂,諸如此類的話;我們同袍之中,也有一些傢伙,興高采烈地跑去拜訪了他們德軍的戰線呢!

最後,還要衷心請您向所有的鄰居好友們致上我最和藹的問候,並附上滿滿的愛。』

今晚,與各位分享『歷史上的今天』,故事內容,就是在西元二十世紀初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史中,最為著名,也讓無數蒼生深刻感到人性和光輝溫暖的『聖誕節休戰』(Christmas Truce)。

在西元1914年的12月上旬,也就是距離大戰爆發差不多近四個月之際,許多國際人道組織、婦女團體,乃至於各方不同信仰的宗教機構,其中包括了當時羅馬天主教教宗本篤十五世(Benedict XV,1854-1922)在內,其實早就已多次公開呼籲,希望所有交戰國不分你我,應即刻放下武器,就此停戰,不要再製造更多無謂的死傷,大家摒除成見,好好坐下來談,並儘快簽訂出和平協議,就算談判時間可能會拖上好幾個月,那也拜託各交戰國能夠在聖誕節節期內,透過主耶穌基督道成肉身、降臨世間的見證,以愛你的仇敵為出發點,暫時停止雙方的武裝行動,讓天使可以繼續在大地歌詠,讓槍砲得以沉默最少一個晚上…

然而遺憾的,幾乎所有的交戰國高層聽聞此事後,都選擇嗤之以鼻,認為唯有戰爭,唯有征服對手,才能帶來所謂的和平與安定,愛仇敵只不過是懦夫、弱者的行為;而且不少領導人更進一步明確表示,這場戰爭絕對要打到底,管你什麼聖誕節,管你什麼耶穌降生,那是空泛的信仰,不是實際的生活,誰敢自行休戰?一律軍法伺候!

但是,耶穌基督的手,是愛人的手;

看吶,路加福音2: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 神、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就在此刻,上主啟示的大好美事與神蹟,出現了…

就在西元1914年的12月24日這一天上午,總數大約有高達10萬名以上的英國與德國士兵,居然在毫無預警之下,雙方自發性地在當時的歐陸西線戰區內停止了任何的武裝活動,原本轟隆隆的砲火聲,在此刻,驟然而止…

德國陣營的士兵們,到了當天下午,開始在位於比利時戰區的最前線戰壕當中,用著手邊可用的工具線材,擺飾起了蠟燭、聖誕樹等陽春版的裝飾道具,並且大聲唱起了讚美主耶穌降生的聖誕頌歌;

很快地,夜幕低垂,對面的英軍,也就這樣很自然的加入了慶祝救主聖誕的行列,大家先是彼此用自己的語言吟唱著同樣旋律的聖誕歌曲,然後互相高喊著道賀對方、祝福彼此的聖誕賀詞,而在不少軍職牧師的帶領下,兩軍也舉行了多場簡單隆重、悼念陣亡同袍,與紀念耶穌基督降生的聯合禮拜。

最後,午夜時分,在滿天星斗的襯托下,大家乾脆走進了對方的前線戰區…除了握手寒暄、互道家常之外,還分享了各式各樣的聖誕禮物,像食物、煙、鈕扣、徽章等,還有一些人特別找來了新奇的紀念品,整個歡樂的氣氛,就一直持續到了聖誕節結束,有些戰區據說還一路休戰到了跨年夜哩!

這個讓世人出乎意料之外,但又感到理當如此,為了愛與和平而放下干戈的臨時休戰,可說隨即贏得了世人的掌聲,但此舉卻也讓當時的前線高階指揮官們非常火大,認為是莫名其妙、毫無意義,簡直不把軍令當作是一回事,但為了顧慮大家交戰方都有濃厚的信仰基礎,所以特別下令,西元1914年的臨時休戰是一個意外,只能夠讓雙方通融一次!日後絕對不得再有這種脫序的行為!後來雙方陣營高層更開始有所謂的軍隊調防工作,不讓交戰方彼此有機會熟悉;此外更專函通知砲擊手,接下來千萬不能在平安夜裡選擇停戰,避免自己被敵軍意外暗算!

耶穌基督的手,穿越時空,依然,是愛人的手…

隔年,西元1915年的平安夜,英國與德國的士兵,再一次,透過上主帶來了新的異象!

在法國弗雷蘭吉安(Frelinghien)戰區內,大家於聖誕節午夜時分,除了自動自發地跑出壕溝,到對方陣營再一次道賀聖誕快樂外,很神奇的,不知到哪裡找來的一顆球,雙方竟然就地進行了一場國際杯足球友誼賽!不分你我、不分規則、只有盡情的揮灑汗水,頓時讓殺戮的緊張情緒轉化為充滿熱情與歡笑的嘉年華!

看到這裡,筆者只能說,在這種節慶之時,我們可以看到人性真正的光輝與溫暖,以及上帝的大能。

各位好友,明天,就是平安夜,不論您是否安排享用大餐,或是參與報佳音的活動,都希望您們會喜歡這則歷史故事,也提前衷心祝福您聖誕快樂,更願主的平安和恩典滿滿於您全家,直到世世代代…

阿們。

分享的最後,別忘了,第一個聖誕節的初衷,
正因為有耶穌基督的愛,這一天才偉大。